返回前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客家
宁化石壁民间歌谣
2019-01-28

宁化石壁民间歌谣

裴耀松

来源: 三明侨报网

民间歌谣是人民群众的集体创作。宁化石壁客家祖地口头传诵的歌谣,同样具有词句简练押韵、风格朴素的特点。歌谣包括山歌、情歌、劳动歌、时政歌、生活歌、儿歌、历史传说歌和仪式歌等。

宁化石壁客家祖地的歌谣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在征服自然、改造社会、追求和谐的斗争中的历史现象,也是客家文化的精华。流传于石壁的客家《节俗歌》,把一月到十二月的节俗以山歌的形式加以吟唱,不仅便于记忆和传承,还突显出石壁民俗的文化底蕴:“正月里来是新年,石壁初十会亲朋;三省源流迎三圣,老藤老树根根连。”“三月里来是清明,打开祠堂敬神灵;祭神祭祖不忘谱,寻根寻源子孙贤。”“九月里来过重阳,登高爬岭去烧香;东华山来升仙台,神祖有灵施吉祥。”即便从儿歌中也能窥探石壁久远历史的一二,“映山红花,女子过家,爹爹烧火,姆妈煎茶,茶又滚来,擂钵笞掉。”唐代石壁便有烧制擂钵,用于制作擂茶。雨天山民劳作披蓑戴笠的用具,“你在树上衙,涯(方言)帮你取蓑衣,伊在树上爬,涯(方言)帮你取笠麻(方言)。”石壁与汀州的历属:“月光光,秀才郎,入学堂……七姐妹,七条龙,龙转弯,好去汀州作判官。”《中国歌谣集成·福建卷·宁化县分卷》前言称:“宁化素有山歌之乡之称,来过宁化采风搜集者无不被这里浓烈的山歌乡情所陶醉。在诸多的山歌中,又以宁化西乡石壁山歌为最,它的音律和韵味既保留了北方中原古音的风格,又有南方楚音的格律,听起来高亢抑扬、委婉多情、清新有味。南北风格相得益彰结合的,形成了以宁化石壁为代表的客家文化。”如同陕北的信天游离不开黄土高原,石壁的山歌与山有不可分割的联系。独特的地理环境使这一文化活动以山为平台,以歌为媒介,把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真善美丑表演得淋漓尽致,跨越高山,趟过小溪,在客家地区广为传播和普及。因此,在石壁生根、开花,结出的民间文化艺术之果,极富生命力,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

客家山歌的内容,或爱唱山歌,或劳作的艰辛,或“读书做官”,或童养媳的苦诉和劝改恶习。词句简洁、押韵,采用比兴、夸张、借用、写实等手法,有的还用方言,形象生动并富有地方特色。山歌的永恒主题是情歌,隔水相望,对山抒怀,或情意绵绵,或大胆泼辣,倾诉男女相思相恋,把一切束缚和阻碍抛之天外,“男:老妹哇事情意好/情歌与妹永相连/女子磨刀不用水/好妹连郎不要钱。”“女:高山流水永相伴/月到中秋分外圆/阿哥有心妹有意/石板搭桥万万年。”又如《四季相思》,一反四句七言格式,采用长短句参差的自由式,“秋季里相思/桂香阵阵/绵绵雨呀/蚊虫飞又叫/好心焦/才郎一去路远山又高。”接着坦露情怀,“细雨窗前洒/谁家吹玉箫/凄凉人/最怕听那凄凉曲/忽听得鸿雁惊叫一声高/这一封情书何人带得到/(奴吓奴的天天吓天)/阿妹在这里想/郎哥外面可知道。”类似于散曲这一演唱形式,不由得联想到在某个历史阶段由江淮迁入的汉人,其文化渊源和地方色彩,也在石壁地域产生的深远影响,在山歌中得到相得益彰的糅合运用。

“二十世纪初起,山歌这一特殊文艺形式也永载着历史的重任,在不知不觉地变化着”,即使同一个地域采录不同的演唱者,便有三个内容,“保护红军”、“打南京”、“妇女解放”,而在清流县采录的《剪掉髻子当红军》:“风吹(那个)竹叶呀/沙沙(那个)响呀/自动(那个)报名哪/到前(那个)方呀/打倒(那个)反动派/把敌人(那个)一扫光哕/保护(那个)红军(那个)万万岁呀/割掉(那个)髻子(那个)也甘心哕。”也有的仅一字之异,如以闽西革命歌谣冠名的“韭菜开花一管心”,“管”与“杆”都是圆形的东西,这里作量词,实为方言的运用。《朱德军长来宁化》、《红军带来六月红》等山歌,应是当地群众依据史实的创作,而《列宁同志歌》、《共产儿童团歌》、《送郎当红军》等,在闽赣苏区广为流传,应是红军开辟红色区域进入宁化后,政治宣传而引入的,具有普遍性,也是中央苏区人民利用传统的山歌形式与革命的主题相结合的展现。

 

这文章相关简评:
    我要对这文章发表评论

    验证码:请输入验证码:
    

    版权信息(这是无偿献血者林瑞班的网站,目的是为了使更多人参加无偿献血、捐献造血干细胞、红十字等公益事业活动)
    “爱心献血屋”网站创建于2004129日,201011月重新上传。与站长联系请发邮件:linruiban@sina.com在线QQ:22245955。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
    lgsoft本站PR值为 5
     

    闽ICP备11005985号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