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前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客家
三明境域形式多样的客家音乐
2018-01-10

三明境域形式多样的客家音乐

郑树钰 廖允武

来源: 三明侨报网

三明市是闽粤赣边地区客家大本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客家民系孕育形成的地方和客家发祥地之一,她与闽粤赣边其它地区一样,是世界客家祖地。三明境域音乐形式多样,曲目纷呈,形态独特,有宗教音乐,民间音乐,说唱音乐,风俗歌曲等。

道教音乐。隋义宁年间(617~618年),道教最早传入境内,刘、熊两道士在宁化石壁升仙台修炼,白日飞升,有专供道教常住的道院,后唐同光年间,宁化城关建有凝贞观:宋代清流大丰山兴建顺真道院,但道教信徒远不及佛教,在民间道、佛教合一,民间盛行的“做醮”是道教活动的主要形式,主要是感动众神、警诫人众,道士或和尚边念、边唱、边奏,后由祖传巫术为业的觋者和佛教中的“丛林”代替。

佛教音乐。唐贞观初年,佛教由江西传入三明客家境域,境内佛教寺庙林立,创建于唐代的寺庙有宁化石壁镇东华寺,清流金莲寺,沙县铁石山寺等。境内佛教分香花、丛林两神。香花亦称响台,丛台亦称静台,响台可以吃荤、结婚,以做佛事为主;静台则相反,一般为出家者,境内佛曲多和各地所共有。

文人音乐。历代由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知识阶层人士创作或参与创作的音乐。明代永安县的杨表正是江派的代表人物,主张只唱琴歌,致力于琴歌创作。

民间音乐。民间音乐主要包含山歌、劳动号子、牌子锣鼓、南词、乱弹、十番锣鼓等。

劳动号子。客家人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特别在一些集体性合作同干一种活的时候,为统一劳动节奏,鼓励劳动情绪,提高劳动生产效率,而创作的一种指挥声调,除带头领唱一些高低旋律尾音外,其他都是跟着哼唱,每种号子节奏明快,节拍整齐,旋律非常动听,为运木工人的劳作起到动作协调、步伐一致,相互关照、相互激励的作用。

牌子锣鼓。由于民族器乐的发展和受歌舞艺术的影响,明正德年间,宁化牌子锣鼓形成,主要流行于宁化的东、中、西部,而以宁化西部的石壁、淮土、方田、济村等乡镇为最密集,约占全县总数的一半,最多时达两三百棚以上,全县有二至三千人参加这一活动。主要用于以娱神为目的的祭神、祭祖活动,庙会迎神和集体外出朝神进香、庆典、民间游艺活动等。

十番锣鼓。明初,盛行在清流县长校乡,是村人逢年过节,志事贺喜,扫坟祭祖,游龙灯,自娱自乐的文化活动,由10人组合成一支乐队,主要乐器有铜鼓、嗒鼓、大锣、小锣、大钹、小钹、碰铃、笛、二胡、板胡、六角琴等10种乐器,由10人操持,采用30余种民间小调,每村都有十香锣鼓,较大的村每个房族都有十番,民国间,全乡有100余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创新,增加手风琴、小提琴、吉他等西洋乐器,活动范围也更广泛。

南词。清代中期从浙江传入将乐城乡,组建班社坐唱戏文,演唱者5~10人不等。在演唱实践中经民间艺人不断加工发展,吸收民歌小调之精华,逐步形成富有地方韵味的将乐南词,道白采用土官话,唱词曲调以八韵为中心展开,使用扬琴、琵琶、三弦、苏笛、京胡、二胡、板胡、云曾、笙、镜锣、铜钹、渔鼓等乐器。民国初期,将乐南词盛行,并逐渐在舞台化妆演唱,逢年过节,迎神赛会和富贵人家的喜庆寿诞尤以南词唱演为乐,艺人多为半农半艺,艺术很难精进,几近衰落。

乱弹。清嘉庆年间从陕西经安徽、江西传入将乐,后溶入将乐民歌小调声腔,逐渐变为将乐地方戏曲,主要唱腔有西皮、二簧、拔子,以徽调和弋杨腔为主并兼有南北词民歌小调。伴奏乐器以京胡、笛子为主,并以二胡、唢呐、锣鼓,与京剧相似,民间称“土京戏“。唱腔分男女声腔,男腔用真嗓、女腔、男旦、小生均用假嗓结合唱法。多为3~5人表演,在厅堂侧一方桌围坐,每人操几种乐器,兼唱几个角色。

山歌。即客家山歌,在唐代就盛行在三明境域,歌词富丽,曲调优美,形式各异,调式完备,宫、商、角、征、羽调式都具备,曲调悠扬婉转,语言朴实、大方,既能深刻地表达客家人爽朗豪放性格,又能委婉细腻地曲尽衷肠,山歌的唱法有独唱、对唱、齐唱,音调平稳、圆滑动听,不用伴奏,随时可唱,易于流传,充满客家山乡气息,主要有劳动歌、时政歌、仪式歌、情歌,生活歌,历史传说歌、儿歌等,而情歌和生活歌数量最多,大多是反映民间疾苦、反抗压迫和向往自由的。无论上山下地,或在家庭院落,无论晴天雨日,或晨曦暮霭,客家人都爱唱山歌,很动情地唱得山欢水笑、情思绵绵,漾成客家山村一道异样风情。

客家山歌纯真质朴,粗犷深沉,充满客家人的奇幻异梦,闪烁在真挚的瞳眸,微笑在脸庞,滋润着生活和劳动,抒发着忧欢的心声。不仅有对消逝往事的追怀,而且还有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客家人痛苦地跋涉,不断地辗转,在终岁不闻丝竹声的山村,用山歌抒发忧郁苦闷,坦荡的音符跌落在深山之坳,回荡在深邃空谷,绵延着一代代客家儿女。

客家山歌是民间口头传唱,即兴之作,流行在闽、粤、赣客家人聚居地,是一朵开放在客家地区的艺术奇葩,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远在唐宋之际,中原汉人大举南迁,在艰难的辗转中,他们就以山歌形式表达内心深处的离愁,不仅抒发着爱情、劳动、生活,也抒发着时政、节令、传说,内容丰富,形象逼真,自编自唱,很富韵律。广大客家民众备受剥削压迫,甚至家破人亡,流尽辛酸之泪。那盈盈泪水便化为山歌,如“手拿担竿心就惊”、“做人媳妇真艰难”。在漫长的封建社会,虽然人们奋起抗争,但大多是以悲剧为结局。“受尽几多冤枉气,千重锁链万重枷。”民国初年,某地有位寡妇被区长以“奸情”案抓去过堂,她便用山歌维护妇女的尊严和权利,留下很富讽刺意味的山歌《闹公堂》故事。解放后,客家人才真正翻身作了主人,迎来新的生活,唱出清新的山歌:“妹子搭起山歌台,唱出心头快乐来。唱到画眉跳落树,唱到人人心花开。”

客家山歌的结构,基本上七字为一句,四行为一首。四句中一般押一二四句脚韵,也有押二四句脚韵,多为平声。一首多节歌词可过节换韵,浅显易记,句式灵活,以反映当地风情为主,充满浓郁的乡土味,蕴孕深刻的文化内蕴。

情歌是客家山歌的主旋律,强烈表达了青年男女的婚姻恋爱观,寄托了他们对爱情的真挚追求,感人肺腑,滋润心田,如“日头一出晒横排,晒干露水好砍柴。前面一块磨刀石,慢慢磨刀等老妹。”客家女子向来参加农事走到山间田头,精神为之解脱,信口唱出,化为心声,成为大众化的娱乐。客家汉子手里攥着铁锤,也忘不了唱一支山歌燃旺通红的炉火,如“烟薰火烤打铁郎,乌手乌脚爬上床。脸嘴乌得像包公,捆者还在扯风箱。”一个打铁匠的形象惟妙惟肖。

 

这文章相关简评:
    我要对这文章发表评论

    验证码:请输入验证码:
    

    版权信息(这是无偿献血者林瑞班的网站,目的是为了使更多人参加无偿献血、捐献造血干细胞、红十字等公益事业活动)
    “爱心献血屋”网站创建于2004129日,201011月重新上传。与站长联系请发邮件:linruiban@sina.com在线QQ:22245955。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
    lgsoft本站PR值为 5
     

    闽ICP备11005985号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