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前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客家
宁化客家祖地与台湾客家的渊源
2017-11-08

宁化客家祖地与台湾客家的渊源

来源:三明侨报网

郑树钰 廖允武

对石壁客家祖地在客家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许多专家、学者、教授都有过论述,给予了充分肯定。本文仅就石壁客家祖地与台湾客家的关系及其展望作一探讨。笔者认为,这种关系是密不可分的,而且发展前景令人乐观。两地关系必将出现更加密切和良性循环的局面。

石壁与台湾客家的渊源关系

所谓渊源,按照词典解释为水流的源头,比喻事物产生的本原。石壁是海内外客家的源头,更是台湾客家的源头地区。

石壁是宁化县的一个乡镇,但是,历史上的石壁应该包括了其周边地区,直至当时的整个宁化县。宁化古称黄连峒,唐乾封二年(667年)设黄连镇,唐开元十三年(725年)升黄连镇为县,唐天宝元年(742年)黄连县更名为宁化县。清流县原本属宁化县。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划宁化县的六团里、长汀县的二团里置清流县。明溪县于明成化六年(1470年)划清流、宁化、将乐、沙县部分地设归化县。在这之前,属黄连镇和归化镇管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历史上宁化县曾辖清流和明溪两县。据三明市客家文化与华侨研究会副会长、宁化县客家研究会会长刘善群先生考证:石壁的广义面积应为周围200多平方公里,是一块平坦开阔的盆地,与江西省石城县毗连。因此,本文讲的石壁周边地区除了宁化全县之外,还应包括清流和明溪两地以及长汀、石城的部分地域,是一个大石壁的概念,是以石壁本点为核心的石壁地区,简称石壁。

石壁开发较早,据1992年版《宁化县志》记载:晋太熙年间(290年)就有中原移民徙入定居。隋末唐初,巫罗俊(黄连洞主)召集一批劳动力在本地伐木,运销长江下游沿岸。唐末至北宋时期,大量中原汉人迁入定居,石碧(壁)成为客家民系形成时期的中心。现居于国内外的客家人其祖先多是石碧(壁)籍,因此,该村被称为“客家摇篮”、“客家祖地”。多年来,大量客家学研究专家对石壁进行了研究,对石壁在客家历史上的地位、作用及其历史文化予以定位。提出了“石壁是客家祖地”、“石壁是客家摇篮”、“石壁是客家圣地”、“石壁是客家早期的聚散中心”四种说法,并发表了大量专著和文章予以论证。石壁是客家人的总祖地、朝圣中心,在客家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作用。

宁化石壁祖地与台湾客家的关系是一种姓氏的“根”和文化的“脉”的关系,密不可分。

姓氏渊源深厚。我们只要把台湾客家甚至非客家的姓氏源流探讨一下,就不难发现它们与宁化石壁的亲缘关系。这方面许多专家、学者、教授都作过研究,对宁化与台湾密切的渊源关系都有明确的结论。厦门大学人类学教授陈国强先生在其所撰的《宁化石壁客家祖地研究的重要意义》一文中指出:“台湾客家和非客家的闽南人多源于宁化石壁。如在台湾开基的黄氏家族中的粤香派和浦西派,正是居住在宁化县龙上里的黄宁后裔。遍布台湾南北各地的丘(邱)氏家族的‘三郎公’宗派,祖先即在宋太宗真宗年间到宁化石壁丘家坊开基的‘三郎公’丘法言。”中国社会科学院侨联副主席、文化部华夏文化促进会客家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丘权政教授指出:“今分布于台湾各地的客家人的确多从粤东迁来,如蕉岭全县现有人口仅二十万,而在台湾的蕉岭籍同胞则达四十万之多,由此可见一斑。然而,据《蕉岭县志》记载,这四十万蕉岭籍台胞,其祖先绝大部分均曾在石壁村居住。梅县、兴宁、大埔、平远、丰顺等粤东各县及闽南的平和、南靖等县的客属台胞,十有八九亦称其祖先来自宁化石壁村”。全球客家·崇正会联合总会执行长、文化部华夏文化促进会客家研究所研究员刘善群先生在《试论宁化石壁与客家世界密不可分的亲缘关系》一文中指出:“据统计,宁化与台湾有亲缘关系的达80姓以上,它们是:丁、万、马、邓、王、方、丘、叶、左、卢、艾、宁、冯、朱、华、伊、刘、许、危、江、阴、欧阳、孙、伍、张、李、陆、邵、汪、严、连、苏、陈、巫、余、吴、邹、杜、杨、何、罗、林、郑、易、范、周、练、修、胡、姜、柯、钟、饶、俞、庄、段、郭、夏、聂、高、翁、黄、钱、徐、袁、麦、谌、龚、章、梁、萧、康、程、彭、傅、曹、韩、董、曾、谢、温、游、雷、赖、蓝、管、廖、蔡、熊、潘、黎、戴。”这些姓氏共92个,可分两部分:一是大多数为台湾客家姓氏;一是闽南人姓氏。台湾客家强势姓氏35个中有26个与宁化有亲缘关系,占75%。台湾陈运栋先生在《客家人》一书中写道:“今日各地客家人的祖先,大部分都曾在石壁村经过”。据有关资料显示:现今台湾的客家人有442万人,其中有百余个姓氏的二百多万人与三明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厦门大学客家研究中心主任孔永松教授指出:“三明客家人与诸多姓氏族人,曾是早期台湾的开发者,今日台湾不少姓氏与世居三明区域的各姓人民有密切的宗亲、血缘关系。……据族谱记载,目前台湾客家族群人数多的八大姓刘、陈、张、黄、林、徐、邱、李均来自三明宁化。而泰宁的邹姓、沙县、三元、梅列的邓姓,永安贡川的陈姓、大田桃源的郑姓、清流魏姓、将乐的扬姓等,均有后裔渡海居台。宁化《巫氏族谱源流序》载:“五胡乱华,巫逞由山西平阳避乱衮州,转入闽之钊津(今南平),隋大业间,昭郎率子罗俊再迁闽之黄连峒(今宁化县),为宁化开山……”台湾《平阳之光》(巫氏宗亲总会十周年会刊)载:“十七世祖仕猷公,字福谦,原居宁化乌材溪,因营潮郡生意,取道潮州府丰顺县汤坑南田都。病故后,其第三子念八郎肇基于此。再传十二世孙乃需,于清乾隆十二年迁台湾开基。”巫氏后裔现已遍及台北、彰化、桃园、新竹、高雄、南投、台中、苗栗、屏东等地,有二万余人,居台湾大姓之73位。今年2月台湾通霄马家庄源流与影音制作小组总策划古镇清教授和协同主持人、资料搜整组组长陈水木教授到清流考察马英九先生祖源。查证和理清了马英九先生的祖源世系,证实了马英九先生的祖先有五代居住福建(原汀州府)的历史事实,即:第一代马发龙(入闽世祖),居清流县北团里南山下;第二代马旺隆,居宁化县安乐乡马家围;第三代马振,在长汀县赖家墟;第四代马敏,在长汀县赖家墟;第五代马允衡,在长汀县童坊镇马罗围村。马英九祖先是由福建经江西迁湖南的。清流县建县前属宁化,为大石壁范围。综上所述,宁化与台湾深厚的姓氏渊源可见一斑,台湾姓氏无论是客家姓氏还是非客家的闽南人姓氏,其祖先大多出自宁化。

文化一脉相承。客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客家文化与中原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在承传中原文化传统中,客家文化又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内涵和特色。宁化石壁为中心的客家民俗,由中原汉民到客家先民到客家民系形成,有着一个跨越千年的形成过程,在保留祖籍中原地区的风俗礼仪的同时,自然受到迁徙沿途及定居地原住民的碰撞、磨合、改造,而形成具有多元文化特色的客家民间风俗。

由宁化迁徙各地最终在台岛定居的客家人,亦经历同一过程,在保留客家民俗礼仪的同时,与本岛原住民一道交融、渗透,而产生具有台岛特色的民间礼仪风俗,故宁化与中原的风俗相近,台湾客家与宁化的风俗同样相近。即台湾客家文化与宁化石壁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

在岁时节俗、嫁娶婚俗、民居建筑、丧葬、民间崇拜、禁忌等方面莫不如此,都是对原居地及迁徙地所继承和吸收的民间风俗的传承与延伸,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关系。台湾客家保留和传承了宁化不少传统风俗习惯,如:“五月節,客家人所稱的端午節,民間傳說乃是為了紀念昔日“走黃巢”之故,這一天必須懸掛菖蒲和艾草等避邪植物,另一方面也連結到屈原投江的歷史傳說。”正是宁化关于葛藤传说和端午节掛葛藤、菖蒲习俗的传承。台湾客家饮擂茶的习俗,也是宁化擂茶的传播所至。

“最为典型的表现之一就是以血缘为纽带的聚族而居。客家先民及其后裔举族自中原南迁,抵达定居地后,仍举族聚居在一起,一个村落就是一个氏族或一个家庭,这种古代中原的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法式文化形态,在祖地宁化表现突出。据明崇祯《宁化县志》载:全县农村11个里中,有261个村,而以姓命名者有133个村,占一半多。外迁台湾裔孙把这种文化形态也带到新居地,特别是在一些农村和山区。而适应山区农耕,也是台湾客家的传承特色。“客家原乡是山乡,擅长河阶地、丘陵地、山地的农耕技能。对客家人而言,海是陌生的,他们的渡台,平原自然是理想的耕作地区,但他们比漳、泉移民多出一项选择,就是能在与故乡相似的地理环境从事山区农耕,种水果及其它经济作物。”

崇文重教是宁化客家的重要特性之一。在宁化,这方面的谚语很多,如“目不识丁,枉费一生”、“生子唔读书,不如养条猪”等等。按说家贫是读不起书的,客家人却有“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谚语。正如学者崔灿在《客家三论》中所言:“客家人办教育的热情源于中原,而又极大地超过了中原。中原人办教育,入学的多是贵族或富人子弟,穷人子弟往往拒之门外。客家人办教育是博施于民,只要是同宗同族的子弟,不论贫富一律收授……”正因如此,客家人勉励儿孙读书的谚语俯拾皆是:“细小不读书,老了目汁(眼泪)滴”、“补漏趁天晴,读书趁年轻”等等。客家人的崇文重教一方面源于中原“读书做官、光宗耀祖”思想的传承,如:“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勤心打石石成花,勤心读书易做官”等。然而客家人又是现实的。清楚能当官的只是少数,读书增本领才是最重要的。如:“养子不教如养驴,养女不教如养猪”。“秀才不怕衣衫破,单怕肚里没有货”。恰恰说明饱受磨难的客家人,通过崇文重教让子女自强自立的目的。在台湾,崇文重教精神也在发扬光大。有篇文章这样介绍:“诗书传家”是台湾美浓客家引以为豪的传统美德。美浓有句谚语“如果不读诗书,即使长眼睛也没用”。客家人重视教育,崇尚知识,除了反映在子女教育上,具体的代表就属“敬字亭”了。客家人深感祖先造字不易,对字纸十分珍惜,清乾隆三十年,美浓客家子弟梁起旺提议建一座处理字纸的焚烧炉,以推广“尊重文字”之风。在美浓,至今仍保留着的“敬字亭”有4座。

客家人自称是“中原士族,三代遗民”,自认是具有高度文明的汉族“嫡系”。在他们的心目中,唯有华夏民族的忠义家风才是正宗。因而,这种忠义家风就成为他们的光荣标志,力量的泉源。当蒙古人南下之时,客家人奋起勤王,拥戴着南宋幼主,与元兵鏖战于大陆东南各地。满族人南下,客家人又起而抗清,成为“反清复明”的劲旅;有的则隐居山林,对清廷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在台湾,当清廷割台,日本人据台之际,组织义民军誓死抵抗到底,从北战到南,成为日本人敬畏的“保乡御侮”劲旅的也是客家人。而上述勤王之兵、“反清复明”劲旅、“保乡御侮”劲旅中的客家人,多为宁化客家后裔,如:宁化刘氏始祖刘翔的裔孙刘国轩,于明永乐十五年随郑成功赴台,为打败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立下汗马功劳。宁化客家丘氏裔孙台湾著名的诗人、教育家丘逢甲,为抗击外敌的侵略占领,进行了长期的斗争,被尊为爱国志士、抗日护台民族英雄。宁化还有不少谚语反映了这种客家忠义家风:“国富民强、国破家亡”、“国乱家不宁,国和万事兴”、“有土才有花,有国才有家”、“人争气,火争烟”、“敢食三斤姜,敢顶三下枪”等等,正是客家人爱国爱乡、自强不息精神的极好写照。

可以印证的例子还有很多,客家学者刘晓迎曾归纳出:“地处闽中腹地的客家祖地三明与隔海相望的台湾省,自古以来就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有着地缘近、史缘久、血缘亲、文缘深、语缘通、神缘合、俗缘同、商缘广的八缘之亲。”足见宁化客家祖地石壁与台湾客家有着极其深厚的文化渊源关系。

关系密切的历史交融

宁化与台湾历史上就有经济贸易往来。据民国十五年版《宁化县志》记载:明崇祯时,宁化人谢祥昌曾“货巨木于杨州之瓜步,所运木筏,首尾至衔,蔽江极望,每筏设丁壮三四十人,合三百许众,阴以兵法部勒之,以巨贾雄长江淮间者十余年”。清乾隆《台湾府志》也有记载:明崇祯元年,杜三策,杨化“册封琉球,先期采木造舟,大桅屡求未获,嗣于宁化方得”。可见,当时台湾琉球等地作造船所用的桅杆材--又大又长又直的杉木,基本来自于宁化。据考证,早在清代和民国时期,宁化颇负盛名的传统土特产品毛边纸、玉扣纸、香菰也为台湾民众所喜爱,也曾通过福州、汀洲、潮州等口岸商行转销到台湾各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海内外寻根热的兴起、对客家源流的追溯,台湾客家人回宁化寻根谒祖、观光旅游者日益增多,“至今已有台湾组团90多个、3000余人次回到三明故乡寻根谒祖或观光旅游。”1997年6月24日,台湾姓氏渊源研究会理事长、《台湾源流》杂志社社长林瑶棋教授一行5人,到石壁客家祖地、客家公祠寻根谒祖,考察石壁与台湾客家渊源和各姓渊源。林瑶棋教授考察后说:“宁化石壁是客家人的总祖地,也是许多福佬人的祖地。”又说:“石壁的客家公祠,可以作为客家精神的象征。”

宁化与台湾客家的交流,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通过一年一度的宁化石壁客家公祠祭祖大典,邀请台湾同胞参加,开展寻根祭祖、旅游观光、恳亲访友、文化交流、拍摄电影电视、经贸考察、投资兴业等活动,增进了共识和情谊。其次,通过组团参加2006年在台北召开的世界客属第21届恳亲大会与台湾客家开展联谊交流活动。再次,通过参与举办“海峡两岸客家高峰论坛”活动,开展联谊交流。增进与全球客家特别是台湾客家的联络和友谊,促进海峡两岸交流合作。同时通过参会,学习借鉴台湾举办活动的经验。

总之,宁化客家祖地与台湾客家千百年来有着同根同脉的渊源关系,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乡情,是加强海峡两岸经济文化交流激情四溢、永不衰竭的原动力。在中央和省及市高度重视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的有利时机之际,宁化一定要抢抓机遇,按照省委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总体部署和“四个重在”的要求,主动融入、主动对接,着力构建宁化现代交通网,着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着力提升区域经济和祖地综合实力,以良好的基础设施条件和环境优势为客家祖地与台湾经济、文化合作提供强有力的保障。我们相信,在海峡两岸客家同胞的共同努力下,客家祖地的明天必定更加灿烂。

 

 

这文章相关简评:
    我要对这文章发表评论

    验证码:请输入验证码:
    

    版权信息(这是无偿献血者林瑞班的网站,目的是为了使更多人参加无偿献血、捐献造血干细胞、红十字等公益事业活动)
    “爱心献血屋”网站创建于2004129日,201011月重新上传。与站长联系请发邮件:linruiban@sina.com在线QQ:22245955。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
    lgsoft本站PR值为 5
     

    闽ICP备11005985号

    欢迎您访问本站,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